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校園鬼故事之午夜十二點

人物介紹:峰,某大學新生,在家鄉有一戀愛5年的女朋友。明,峰的同桌,愛惡作劇。           開學兩個多月了,深秋的校園很冷。晚上睡覺的時候,峰裹著被子,坐在床上,聽明說鬼故事。明喜歡對峰說鬼故事,每次說完自己編的鬼故事,峰都會嚇得渾身發抖,看著峰硬著頭皮上床的時候,明都會捂著被子偷偷地笑。“也不怎麼可怕。”峰總會這麼解嘲地說,但也總會引起寢室的一陣哄笑。      

    今天,峰收到一封來自家鄉的信,不知為什麼,他接過信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峰躲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折開信一看,果不出他所料,是女朋友寄來的分手信,女朋友移情別戀了,這給峰很沉重的打擊。他拿著信漫無目地地走著,像丟了魂似的。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池塘邊坐了下來,看著女友的照片,他失聲痛哭。一陣狂風吹來,讓他睜不開眼,一不留神,女友的照片被吹到了池塘裏,峰忽忙找來樹枝想把照片撈起來,可怎麼也夠不著,沒辦法只好卷著褲腿踩進水裏去,忽然,腳底一滑,他撲進了水池裏,峰不會游泳,他捏著女朋友的照片拼命呼救,可周圍除了呼呼的風聲,就什麼也聽不見了。漸漸地,他沉入了水底,他掙紮的速度越來越慢,眼前一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峰漸漸地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池塘邊上,他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摸了摸自己的衣服,衣服已經幹了,女朋友的照片仍捏在手中。他轉身看了看池塘,池塘裏的水紋絲不動,不知為什麼,他覺得很恐慌,於是飛似地跑回學校去了。      

    “你昨天上哪去了?”明看見一臉沮喪的峰坐在床上,兩只眼睛死死地盯著他女朋友的照片。“幹嘛?想女朋友了?”峰還是沒理他,明也覺得沒趣,就提著水壺打水去了。晚上睡覺之前,明依舊講著鬼故事,而峰似乎一整天都沒動過,還是坐在老地方,兩只眼睛還是直勾勾地盯著女朋友的照片,明說完了鬼故事,見峰好像沒什麼動靜,開玩笑地說:“喂,嚇呆了吧?”“哈哈哈……”全寢室一陣哄笑。峰忽然開口說話了:“你敢跟我比膽大嗎?”“什麼?哈……”“你敢比嗎?”峰今天說話冷冰冰地。“可以,怎麼個比法?”明說。“今天晚上十二點,我們去學校,在教室裏呆一夜。”“就這麼簡單?好!”說完,明藉口出去了,他看了看表目前才11點,他向傳達室的大爺借了個手電筒,臨走時,大爺叫住了他:“這是今天的報紙,你們寢室今天沒人來領。”這也難怪,以前都是峰領報紙,其實他是想看看有沒有女朋友的信。“謝了啊,大爺。”明匆忙地把報紙放進兜裏跑到了食堂,吃了碗面。時間差不多了,他到了教學樓,樓道的鐵門已經鎖了,明只好翻窗戶進去。上了樓,到了教室。他看了看表,11點40分。坐了會兒,覺得無聊,他只好打開手電筒,把報紙拿出來無聊地隨便翻著。忽然,他看到一條消息,上面寫著:今天學校附近一個池塘淹死了一個人,是一具無名屍。上面有一張大大的屍體的照片,啊!峰!明嚇著汗毛全豎了起來,他想到今天峰反常的舉動……就在這時,學校的老掛鐘響了,“咚、咚、咚……”明坐在地上,嚇得大氣都不敢出,老掛鐘的聲音仿佛每一下都敲在他心上,他篩糠似的抖著,當第十二下敲完,周圍都安靜了下來,除了自己的呼吸什麼聲音也沒有。這種死寂令明感到絕望。不一會,從樓下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明似乎感到他的最後時刻即將到來……   “咚——咚——咚——”這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咚——咚——咚——”聲音停了下來,接著“吱——嘎——”,教室的站被輕輕地打開了,像是被風吹開的一樣。明感動自己好冷,雖然現在全身是汗可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已經凝固了。咚——咚——的腳步聲又在耳邊響起,隨著聲音的越來越近,他看見了那雙再熟悉不過的鞋——峰最愛的那雙玻鞋。明嚇得緊閉雙眼,雙手合什,心裏禱祈著……過了很久,等他張開眼的時候,一切又恢復了死寂。他偷偷地四下看了看,什麼動靜也沒有,門也關得好好地,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明呆呆地坐在地上,漸漸地緩過神來,心裏想著:不會吧?是不是我幻覺?報紙上那個人不可能是峰吧。明吐了一口氣,又拿起那張報紙,“啊?!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峰發瘋似的叫了起來,原來剛才報紙上登的明明是峰的照片,現在卻變成了明自己。“哈……哈……”不知從哪傳來這撕心裂肺的笑聲,峰忽然出現在明的眼前,那白紙似的臉,黑黑的眼眶,渾身滴著水,乾涸的嘴唇裏冒出幾個字:“明——我好冷——我好寂寞——你來陪陪我——。”“不,不要啊……”教學樓又靜了下來……      

第二天,在那個池塘又發現了一具淹死的屍體,死者死得很怪,面部已經扭曲,像是被嚇死的。這個人不用說,就是——明從此,再沒有人敢去那個池塘,也真是怪,無論風怎麼吹,那個池塘也不會起一點波浪,它靜靜地等著,著著另一個人掉進去……而教學樓,每當老掛鐘敲了十二下以後,都會傳出“咚——咚——咚——”的腳步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