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絕路

(一)   三個男人都下了車,林洋看了看老陳,又看了看瘦小男人,忽然對老陳道:“鬼開車裏的那個有錢人是你吧?”   老陳楞了片刻,他點點頭,也問道:“鬼拖車和有人沒人這兩個傳說是你做的?”   林洋點點頭,將口中的煙抽完,在地上摁滅:“咱兄弟都殺人了,你走運我也走運,你倒楣我也倒楣,咱兄弟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了。”   老陳點了點頭:“沒錯!”   林洋轉過身子,他看著廣山水庫,好大一片水,在黑暗中泛著微微白光,仿佛一面巨大的鏡子鑲嵌在地面上,映照著天空。  林洋又看了看瘦小男人,從腰裏拿出一只匕首,放在瘦小男人的喉嚨上,道:“問題是,這個王八蛋怎麼會知道我們兩個今天晚上做過的事情?說,你怎麼知道的?”   瘦小男人嘿嘿的笑了起來,他道:“我是怎麼知道你們兩個做過的事情,這是第四個傳說,絕路中的事情了。”   林洋冷笑道:“你他媽的還挺有膽氣,居然不害怕,我也不為難你。兄弟,來,在這傢夥的腿上捆上兩個大石頭。”   老陳走了過來,在瘦小男人的兩條腿上分別捆上了兩個巨大的石頭。林洋道:“你他媽的自己跳下去吧。”   夜風吹來,黑夜裏一片寂靜,瘦小男人豪不在意的嘿嘿的笑著,林洋忽然覺得他的笑容很熟悉,像是在那裏見到過。  他很快就想起了這個笑容在那裏見到過了,那是樹的輪廓,他將等車的母子撞死的那株大樹枝葉的輪廓,哪個輪廓特別像一個詭異的笑容,就是這個男人的笑容。  男人淡淡道:“還有一個傳說你們不聽了嗎?絕路的傳說,你們聽我說完好嗎?很短的。”   林洋和老陳對視了一眼,他們輕輕點了點頭。  
(二)  瘦小男人的聲音像是只小小的螞蟻在黑暗中爬行著,他道:“每條公路上都會發生很多事故,常常會有人因為意外而枉死。枉死者的鬼魂總是在沒有月亮的夜裏在公路上飄蕩,他們有各種各樣的形狀,有些是女人,有些是男人。”   瘦小男人伸出手,輕輕指了指林洋,他道:“有些鬼魂可能長的像你,有些可能長的像我,總之他們都是在夜裏在公路上飄蕩。”   他的話讓林洋和老陳都覺得那種寒冷的感覺又一次湧了上來,兩人對望一眼,林洋冷冷道:“少他媽裝神弄鬼了……”   瘦小男人笑了笑,道:“在這條公路上,有一個三岔路口,三岔路口有一株大樹,很大的樹,如果你白天來的話,會發現這株大樹是根本不存在的,大樹旁邊有一個路口,那是第二個路口。如果你白天路過這裏的話,你會發現,這個第二個路口同樣是不存在的……”   他的聲音像是一根細細的鐵絲插入了林洋和老陳的心臟,從兩個人的血管分散開來,充溢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裏去了。  瘦小男人道:“每當沒有月亮的夜裏,枉死的鬼魂就會變成搭車人在路邊搭車,它們只搭那些有過孽債人開的車,當鬼魂上車之後,開車的人就會迷路,而鬼魂就會將開車的人引到第二個路口上去。你知道為什麼要將人引到第二個路口上去嗎?”   老陳和林洋都搖了搖頭,瘦小男人嘎嘎的笑了起來,道:“因為第二個路口是一條絕路。”   說完,男人忽然縱身跳到水庫裏去了,老陳和林洋也沖到水庫邊,他們看到男人的身體像是一個落葉一樣向水庫裏墜落,男人的聲音也遠遠傳來:“你們應該已經明白了,為什麼我知道你們每個人做過的事情了吧。哈哈哈,因為你們現在已經在絕路上了……”   一瞬間,老陳和林洋都覺得,這個世界變成了冰天雪地,除了寒冷之外,沒有任何東西。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