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草樣年華

這種生活結結實實把我給弄疼了……零落的語言,荒蕪的思想,讓我實在不想睜開眼睛看清這個世界,可以說我渺小,也可以說我卑微,但是,請不要那樣說我好不好?我不得不承認很多女孩子是喜歡年輕,喜歡享受美麗而珍貴的青春,可是我極端的排斥,因為年輕實在要遭受太多的分別,太多因為年輕缺乏責任而被限制在理想的門外……可笑的自己居然想到張愛玲,張恨水,王安憶,蕭紅……於是又是整腦子的弄堂,字報,穿著旗袍的婦女,動亂的年代,蒼白的感情,還有什麼是真正能夠經歷住時間空間的考驗,想到王倚瑤,那個順流而不懂反抗的女人,如果把我換做那種年代那種背景,我,會不會也會成為那種人?水喝太多了而無法釋放只好通過流淚的方式緩解內環境的穩態保持機體的平衡。唉,無厘頭的想法困擾著我揮之不去,難過,只想好好的睡會。把枕頭給弄濕了,“他仿佛又變成了他的霸王,他的小石頭...”這是《霸王別姬》裏的臺詞,那個年代是怎樣的摧殘人性我無法親身體驗了,不過這已經足夠我難受了。--現實
  胡思亂想甚至忘了吃午飯,居然連午飯都忘了吃了,呵呵,想起小學時上學經常忘帶書包而被老師質問,“天天忘天天忘,書包都能忘,好比人家戰士上戰場打仗不戴槍,再說了,你要是記性不好怎麼吃飯就忘不了呢?”在這裏,我要向教育我多年的小學班主任老師丁偉說一聲我終於連飯都給忘了吃了。
  因為沒有吃飯,下午出奇的餓,我向群子嚷著要去食堂,群子一臉驚訝“老大啊,現在才什麼時候食堂哪里有飯呢?”“去看看也好,真的沒有我就死心了”“可是現在真的沒有呀”“我不管,我餓,我們就去看一眼吧”“你總是不掉黃河不死心”……
  鬱悶,真的沒有。
  群子拉我準備走,我霸著平常送飯的窗口不走,嚎啕大哭“我餓,我要飯,飯,我要吃拉麵,我要吃炒飯,還要我的大肉包包。”得不到回音只好轉身離開,誰曾想典典就在我的身後,我的臉刷的一下紅到脖子,完了完了,丟人丟大了,典典無奈的笑了笑估計是沒見過這陣勢,而我早嚇呆在原地了,後來那人走了幾步回頭叫住我的名字說,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站不住了,這對我來說就好像一枚重磅炸彈讓我難以平靜。天空有幾只鳥兒在嬉戲,我卻呆若木雞。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拜託你們都不要這麼說好嗎,這真的是讓我很難受的一句話。
  我告訴芳芳其實我挺想當幼師的,這樣我就可以和他們一起堆積木了,而且孩子的世界沒有成人的複雜與繁瑣,芳芳很不信任的表情說“你嗎?天呢,自己就像個孩子,要是哭鬧了真不知是你哄他們還是他們來哄你”
  我徹底無言了……
  很煩,成長是每個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過程。
  春天,為了扼住命運的喉嚨我過早的穿上了單衣,可是晚上還是冷的瑟瑟發抖,可是我忽略了白天的一個細節,那就是,我看到一顆綠色的小植物,那般的脆弱,可是它仍然在和煦的微風中挺直它那並不堅強的腰杆,沐浴著陽光,沐浴著朝露,煥發著勃勃的生機證明著自己的存在。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