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小花的頭

 已經深夜十點了,平時這個時候我們還都精神百倍的在一起玩著撲克牌,可能是因為今天夜的裏的風太大了,所以將宿舍樓外的電線杆某處電路刮斷了,我們也只能早早就寢。
  “哎,姐妹們,大家先別睡,我給你們講一個小故事,怎麼樣?”小然興致勃勃的說道。
  這個提議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贊成,於是我們六個姐妹都靜靜的躺在被窩裏把頭探出來豎起耳朵準備聽小然同學白話了。寢室裏靜的幾乎能聽到我們的心跳聲,只有窗外的那棵大槐樹不時被風吹的嘩嘩作響。
  小然終於要開始講了。
  “我剛來到這所學校的時候,就聽我的表姐說兩年以前,我們系裏發生一件極為恐怖的事。
  在A班裏有一個名叫小花的女生,雖說名字起的好,但其人遠不如遠名,她不但人長的身材矮胖,而且最讓人作嘔的是她的臉上還長了白殿風,對於一個女孩子這本來就已經算是一種巨大的羞辱了,她的心靈上被一種無形的陰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但是同班裏的另外一名女生小美卻經常拿小花的臉開玩笑,並且一次比一次過火,小花也從最開始的沉默不語轉變成極度的憤怒。在小美的引領下,班裏所有的同學都視小花為異類一樣,看到小花經常是百般嘲諷,那些原本跟小花比較要好的同學也在小美的威逼利誘下看到小花便開始退避三舍。雖然小花已經警告過小美她們好多次希望她們適可而止,但傲慢的小美哪里會將孤弱的小花的警告放在眼裏,每次小花的警告換來的都是小美的不屑一顧和變本加利的污辱漫罵。每天的晚自習對於小花來說都是一場無法言語的惡夢,老師一離開教室,小美她們便使整個教室都炸開了鍋一樣,她們不停的往小花頭上扔紙團,不停的罵著,笑著,甚至有時還把吃剩下的零食往小花的書包裏扔。
  小花終於再也無法忍受這樣非人的生活了,她決定拼一拼,哪怕是魚死網破的結局。
  這天放學後,小花將小美騙到了學校的後山上要求小美向她賠理道歉。小美先是滿不在乎的一笑,然後對著小花便是一個大嘴巴抽了過去,小花的嘴角流下了鮮血,她用一種極度可怕且充滿憎惡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小美,那張扭曲的臉上也露出了病態的笑容。
  “如果你再不向我道歉的話,那麼我保證你將後悔一生。”話音剛落,小花從書包裏取出一台數碼攝像機。
  小美先是覺得莫名奇妙,隨後仔細的向那臺正在播放著的數碼攝像機看去,頓時火冒三丈。
  那裏面清楚的錄下了小美與其它的幾個同學一起吸食毒品的過程。
  “你這個醜八怪,快把那臺破機器給我,這件事我就不追究,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慘很慘。聽見沒有?”小美的臉氣的面無血色。伸手便要搶奪小花手中的數碼攝像機。兩個人也隨之撕打起來。小花雖然矮小但力氣可不小,一下子便打在小美的腹部讓她好是難受,半天喘不過氣來。小美也不服輸拼命的回擊小花,但就在不輕易間小美髮現不遠處的樹下有一把鐵鍬。氣極敗壞的小美這個時候已經失去了理智,跑到樹下,然後順手抄起鐵鍬對著小花的頭便是一鍬,這下的力道可不小,再加上小美當時的鍬是平著向小花的頭劃過來的,就如同一把利韌一樣,一股滾燙的血漿?那間噴濺到小美那張粉嫩的俏臉蛋上。仿佛如夢初醒一般,小美驚呆了。她眼看著小花的一顆人頭順著陡峭的山坡,一直向下滾去。直至從她的視線中徹底消失。不知過了多久,小美從混沌中恢復了意識。萬分緊張的小美毛手毛腳的挖了一個坑便將小花的身體埋了進去。之後又拿出紙巾抹去了臉上的血跡。但那臺攝像機卻不知去向,小美沒時間去顧慮那麼多了,她飛快了跑出了那個地方。晚上回到寢室的小美滿頭冷汗,每當閉上眼睛就會看到小花的身體在面前不停的搖晃向自己這邊靠近。“把頭還給我!把頭還給我!”
  學校裏沒有人知道小花去哪里了,她的家人也在滿世界的找她,員警的調查也幾乎沒有任何線索,小美在害怕的同時也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只要晚上早些睡覺調整心理,以後便不會有什麼事情了。但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一周後小美與幾個朋友吸食毒品的那段視頻錄象還是鬼使神差地被人發佈在了校園網論壇上,沒有人知道是誰幹的。學校方面很快作出了對她們幾個勸退的處理決定。由於小美的家人所做的努力,通過人事關係小美又轉到了另外一所不錯的學校裏就讀。本以為過去的一切都將隨風而去,一切都將迎來新的開始,但是。。。。
  這天晚上,小美吃過安定後便早早入睡了,自從那件事以後,幾乎每一天晚上她都要服用大量的安定片才能勉強入睡,不知過了多久,小美醒了過來,她睜大了眼睛注視著周圍的一切,剛才自己還睡在寢室裏,怎麼現在居然孤零零的躺在了原來那所學校的後山上,周圍滿是慘白慘白的迷霧,小美急哭了,不知怎樣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小美邊哭邊朝前走著,突然與一個人撞了個滿懷,小美很是高興,畢竟在這個時候碰到其他人總是會讓人心裏多少有些欣慰的。
  “你好,請問。。。啊!”小美的話剛說了一半,便被嚇的再也無法言語什麼。因為站在小美眼前的正是小花那具沒有頭顱的身體,她的兩只手正漫無目地的向四周不停的摸索著。“把頭還給我!把頭還給我!”
  小美的靈魂都好象快要從身體裏被強行脫離出去一樣,攤倒在冰冷的草地上。“小花,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那樣對你,求你別來找我!”小美邊乞求身體也一邊的嚮往挪動著。兩只腳也象灌了鉛塊一樣動彈不得。
  憑著最後一絲求生的本能,小美頑強的站了起來,不知哪里來的勇氣,小美竟猛的一腳將小花那笨拙的身體踢開,只見她越跑越遠,後面小花的聲音也漸漸消失在彌漫的霧氣中。
  小美的體力終於透支了,氣喘吁吁的她再也跑不動了,只好一只手扶在了粗大的樹幹上,大喘著粗氣,胸腔裏不停的呼吸著周圍的空氣。她觀望了許久,小花並沒有跟過來,便放鬆了一絲警惕。但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再次傳來了剛才熟悉而冰冷的聲音。“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小美慢慢地抬起了頭,天啊,眼前的這棵高大的枯樹上居然掛著幾十個小花的頭顱,此時她們正一起注視著自己,一雙雙血紅的沒有眼白的眼睛正用一種極其恐怖的眼神注視著自己,順著她們的眼角鮮血也正一滴一滴的流在自己的臉上。小美的精神終於崩潰了。“啊!求求你,放過我!”她剛想跑,卻發現那具屬於小花的身體此時已經死死的將自己按在了樹幹上。。。。。。。
  在小美髮出的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中,地上原本青美的碧草慢慢的被一滴滴血污染得面目全非,它們仿佛無聲地見證了一場恐怖而殘忍的解剖過程。
  小然的故事終於講完了,我們幾個姐妹也嚇的一身冷汗,我不禁看了看表已經是十二點整了,大家也多少有了些困意,準備睡下,就在我準備閉眼的一刻,我似乎看見窗外的那棵大槐樹上掛著些什麼,此刻它們正隨風擺動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