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水鬼帶你上天堂

公園的湖水最深四米,最淺也有兩米。

這天,一個男人溺水了,在湖裏沉沉浮浮,蒼白的手在水面胡亂劃拉著。

很多人圍在湖邊看熱鬧,男人掙紮著把頭浮出水面,沒命地喊了一聲:“五十萬。”聲音隱隱約約傳到了岸邊。

劉軒正騎在一塊假山石上圍觀,他很快反應過來:那倒楣的傢夥在懸賞!

於是,他脫掉衣褲,閃電般跳下水,朝溺水者遊了過去。

遊到一半,他突然聽到一個尖細的女聲:“少管閒事。”

是誰在說話呢?

他扭動脖子朝兩邊看,只看到綠油油的湖水一波一波從四面湧來。

他想:這湖水裏哪會有人說話呢?一定是幻覺。

劉軒繼續遊,那女聲再次像錐子似的紮進了他的耳朵:“告訴你,別管閒事!”就像是一個女人站在他身旁氣勢洶洶地呵斥。

他停住了,踩著水左顧右盼,浸在水裏的身體仿佛刷地出了一身冷汗。

有誰能在水裏說話呢?他的腦子轟地響了一下——水鬼要抓替身,自己去救人,就是干擾了人家的工作!

那女聲無奈地歎了口氣,說:“你非要救這個人嗎?咱們做個交易,只要你放棄救他,我就送你三次中獎的機會,比他懸賞的五十萬元只多不少,可以嗎?”

劉軒哪有膽量談判,他緩過神來,立即把胳膊掄得像直升機的螺旋槳,發瘋似的朝岸邊遊去。

一上岸,他就拎起衣服,朝公園大門跑去,心說我他媽再也不下水了。

跑了一陣,劉軒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裸體,趕緊穿好了衣服,然後回頭看了看,並沒有女鬼追上來。

他這才定了定神,慢悠悠地朝家裏走去。

走了一段路,劉軒想抽煙,一摸口袋,癟癟的,煙不見了,想必是掉在了公園裏。

於是,他拐進了一家小商店,買了一盒綠塔山香煙,打開煙盒,正要抽出一支,突然發現了一張鎦金的卡片,上面寫著:“恭喜中獎:人民幣五百元。”

劉軒猛地想起了剛才水中的女聲,好像說過要幫他中三次獎,難道是真的?

他激動起來:沒想到,水鬼還是講究誠信的!

劉軒在小商店的老闆那裏兌了獎,把五張一百元的鈔票揣進了口袋。

他突然產生了一絲懊惱:中獎固然好,可才五百元,為什麼不多一些呢?比如五千元、五萬元、五十萬元……不過,好像還有兩次機會,還不算晚呢。

想到這裏,他大大咧咧地拍了拍玻璃櫃檯,問道:“你這裏有沒有其他有獎銷售,金額巨大的那種?”

“金額巨大?”老闆不解地說,“這裏獎金最多的是一種速食麵,頭獎4999元。你要不要來兩箱?”

“太少了。”劉軒鄙夷地說,“我要中就中大獎!”

老闆想了想,說:“你沿著街道直走,拐彎處就有一家電器城在搞有獎促銷,特等獎是十萬元呢!要不,你去那裏碰碰運氣吧。”

“碰什麼碰,運氣就在我這裏!”劉軒得意地打了個響指,大搖大擺地朝老闆指的方向走去。

那裏果然有一家電器城,三層高的樓身上掛著五顏六色的彩帶橫幅。

購物才能參加抽獎,最便宜的只有電風扇了。於是,劉軒買了一臺電風扇,拿到了一張小卡片,上面印著一組阿拉伯數字,明天下午統一開獎。

劉軒扛著電風扇回家,風從身後吹過來,電風扇就在他身後不停地轉啊轉。

回到家裏,妻子唐紅正氣鼓鼓地坐在沙發上,見劉軒回來了,就警惕地望著他,問:“哪來的電扇?”

劉軒覺察出妻子的心情惡劣,也許是在單位裏受了氣,於是,他趕緊把買煙中獎五百元的事情說了。

唐紅果然轉怒為喜,她一拍大腿,說:“你知道我為啥事發愁不?剛才下班坐車,錢包被小偷偷了,正好丟了五百塊錢。沒想到你真爭氣,又給我中獎中回來了,我太愛你了!”說完,她沖上來在劉軒的臉上“波”地親了一口。

劉軒暗自一驚:丟了五百元?這麼巧,那我的獎豈不是白中了?

他馬上安慰自己,還有機會呢,等明天再看看那電風扇的十萬元中了沒有。

第二天,劉軒早早趕到了電器城,擠在人群裏等搖獎,等了好幾個小時,終於開獎了。

當主持人念出號碼時,劉軒激動得渾身顫抖,他真的中了十萬元大獎!

人群沸騰了,所有人都虎視眈眈地望著劉軒,仿佛要用目光把他切成碎片。

劉軒有點害怕,抱著錢沖進了一輛計程車,對司機說:“趕緊開車,去銀行!”

直到把這十萬元存進了銀行裏,劉軒才覺得心裏踏實了,不緊不慢地朝家裏走去,打算等妻子下班後給她一個驚喜。

離家還有兩條街,劉軒看到社區的上空黑煙滾滾,心裏頓時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用百米衝刺的速度奔回去,著火的果真是自己家的那棟樓,還恰好是頂層他家的房子。消防隊的五支水槍正對著他家噴水,但火苗一直飄到天上去。

劉軒只覺得眼前發黑,差點兒栽倒在地:房子剛住進去不到半年,看樣子是全毀了。

兩小時後,火終於被撲滅了。

劉軒坐在樓下的花壇上,仰望冒著煙的廢墟。他安慰自己:幸虧中了十萬元大獎。但是,這房子連裝修帶傢俱電器,正好花了十萬元!

想到這裏,劉軒打了個冷戰:昨天中了五百元,結果妻子就被小偷偷走了五百元,扯平了;今天又中了十萬元,結果房子被燒損失了十萬元,又扯平了!看來自己是被水鬼給耍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