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玄天法

江湖上有一種法術,叫做玄天法,據傳是白蓮教的一種妖法,這種法術,可以把一個仇人釘到魂魄離竅,六中不安,施法大概,類似封神榜中薑子牙射死趙公明。趙公明是紂朝的一個大將,勇猛而知法術,薑子牙伐紂,無法破趙公明,於是把趙公明的高度紮成一個草人,代替趙公明,日日念動符咒,一面叫人用箭射趙公明眼瞼下部三方,射到一百日,趙公明終於魂離魄散,結果死於軍中。

河南在珠江支流之南,所以叫做河南,其實是在廣州轄內,地區比廣州為寧靜。

河南海幢寺以前的空地,經常有江湖賣藝者在此獻技。

有一年的端午節,廣州人紛紛聚在河南堤岸的龍舟,到了下午三時,龍舟比賽完了,聚在河南的人,紛紛到海幢寺門口看新藝表演。

有一個檔口特別擠迫,許多人都被窯洞的鈴聲所吸引,聚集這個檔口周圍。

這個賣藝人,年約三十歲左右,身上卻穿上一襲八卦袍。

他把銅鈴放下,站起身說:“各位叔臺,本人名叫應天龍,自拜得名師學奇門遁甲,各位叔臺,地面布上擺著一套十五湖紙牌。”說到這裏,應天龍將紙牌拿出來,分成兩疊,左手一疊,右手一疊,手指一翻動,掌中的十五湖牌在兩邊飛來飛去,牌一只只,伶伶俐俐!

接著,應天龍將地上的藍布揭開,下麵是泥地,並無花假,“各位叔臺已經過目,牌還牌,布還布,兩不相干。”應天龍於是將十五湖紙牌成疊放回布上。

“各位叔臺,現在我施法,要紙牌一張張升上我的手掌上,大家看清楚,我手掌沒有磁鐵,紙牌又屈得轉,無花無假,但紙牌會慢慢騰到我手掌上。”

應天龍兩手合十,念念有詞,突然一聲叫:“起!”

觀眾所見,紙牌一張自動上升,跟著又一張上升,就那麼一張張上升,到他向下覆的掌上。

觀眾四邊喝彩聲中,應天龍又放回原疊紙牌在藍布上。

“各位叔臺,這不過是一套小把戲,不足掛齒,但我這一套十五湖紙牌,是會認人的。”觀眾中起一陣哄聲。     “各位叔臺”,應天龍繼續說:“紙牌無眼怎會認人?各位依照我所指方向看,是不是有個禿子站在檔口前看熱鬧?右方不是有個辮子女買糖?現在我叫十五湖的一張紅八,要放在辮子女頭上,一張黑八放在禿頭的頭上,兩張牌會自動選擇,是不是會認人呢?”

應天龍將紙牌放回藍布上,念念有詞,然後伸出右掌引牌,同剛才所見一樣,但在上升之時,先有一只離開飛去。

眾人張望,已不見那紙牌飛到何方,但是,在買糖的辮子女的頭上,有一只紅八牌慢慢從頭上落下來,引得觀眾哈哈大笑。

接著,第二只牌又離開飛去,很快又見禿頭的頭上,落下一只黑八。

應天龍將手一招,紅八黑八都收回掌上。

轉眼,他看見那個辮子女,惡狠狠望他一眼,然後離去。

那個辮子女,是河南何紹德堂的住年妹,是何家第二奶媳婦的住年妹----阿順。

阿順回家,就對女主人哭訴:“二少奶,我經過海幢寺門口買糖時,有一個師法的人,將一只紙牌丟在我頭上,引起街坊笑我。”

二少奶說:“什麼人是施法術,帶我去質問他。”

阿順帶二少奶去海幢寺門口,阿順指著在賣藝的穿八卦袍的人說:“就是他!”

這時,應天龍正在變換一套新戲法。

在應天龍面前,擺著有只鐵線籠,籠裏有一只蜥蜴。

應天龍開聲說:“各位叔臺,籠裏有一條蜥蜴又叫午時蛇,如果在正午時分被這條毒物咬過,不出三分鐘就一命嗚呼,是只有腳的毒物,大家看清楚,這條蜥蜴十分生猛,看他的紅舌,一收一吐,多嚇人!不過,惡人自有惡人磨,無論蜥蜴如何惡毒,我要他不出三分鐘就立刻魂不附體,慢慢就倒身下去,活不了!”

二少奶聽應天龍說到“惡人自有惡人磨”這幾字,便停腳在人群外面,張頭去探望。

阿順拖她的手:“二少奶,就是他呀!"

二少奶回頭對阿順說:“人家是玩魔術呀,你大驚小怪,我要看看,快回家去織衣。”

阿順帶些失望,回去了。

二少奶看見應天龍,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忽然大聲一喝,去!

眾人定睛看著鐵絲籠,只見那蜥蜴起先擺了一下頭,繼而搖搖擺擺,最後就躺在鐵絲籠上。

應天龍將籠打開,將蜥蜴倒出來,“各位叔臺,大家所見,仍是生生猛猛,但我大法一施,他也就死在我的大法之上。”

應天龍用腳踏一踏那條大四腳蛇,已經不能動彈,踢了一腳,便像石頭似的滾出尺外,證明是死了。

觀眾靜了一會,紛紛將銅仙拋在藍布上。

一條活生生的蜥蜴,穿八卦袍的男人口施符法,便將蜥蜴弄死,二少奶親眼目睹,心中忽然興起一個念頭,這時應天龍連聲向觀眾多謝,開始執拾藍布,紙牌等,還有其他一些雜物,將藍布包起,正要背上時,有一個中年女人走近他身邊:“大師,你的法術教不教人的。”

應天龍說:“大法我亦學了三年,怕凡人不易學。”

二少奶說:“我想要治一個惡人,像你治蜥蜴一樣。”

應天龍說:“蜥蜴是下等動物,人為萬物之靈,與獸不同,治人要施玄天法。”

二少奶說:“求大師指點。”

“一言難盡,無法指點,女士必要告之詳情,才可定奪,女士明日早,可到海幢寺來,在下名應天龍,上午在寺相候。”

何家是個官宦之家,是一主大戶,但是家內部十分複雜,傳到這一代的何秀峰,曾做過廣東導兵司馬,一時顯赫,計有夫人及三個妾蝕,共生有二十六個孩兒,共有七房人,當時是二奶奶掌權。

二奶奶年紀不過四十歲,因為大奶奶念經食長齋,依照何家規矩,如果大奶奶不掌權,就由妾侍當家,二奶奶叫做蘇笑眉,出身是陳塘名妓,本身沒有什麼學識,入何家後,沒有生育。
何秀峰認為蘇笑眉沒有生育,當家必然沒有偏袒,誰知何家裏生出不少事,都是由蘇笑眉所做成。

最重要的一件疑案,是大戶媳婦的妝嫁妹有一天忽然變了啞巴,不能說話,醫生看過,認為她吃了樹上的癲果中毒,所謂“癲果”,是附在樟樹上生出來的果,青如梨仔,但吃下去是中毒的。

這個妝嫁妹,叫做阿喜,有一日傍晚吃過飯之後就不能言語了,醫生說不能解,只能食中藥,希望有好轉。     但是附近一帶,並無樟樹,只有大塘那邊有人種,而二奶奶的外家便在大塘的,於是家裏人便傳出二奶奶毒啞了阿喜,這種傳說是有根據的。

有一天,阿喜到一間新貨店買紅棗,見到二奶奶收了一袋銀,掌櫃還給她一張紙條,因為新貨店人多,二奶奶看不見矮小的阿喜,阿喜卻看到她。

阿喜因為等雜貨店稱紅棗,二奶奶出門時便見到她,蘇笑眉一手把阿喜揪出門外,用手指戳她一下頭,“死妹釘,我來雜貨店的事,不許你對人講,如果你對人學是非,你便不得好死!”

但是第二日,何秀峰便上雜貨店查賬,查處蘇笑眉每次去雜貨店取貨,都是少取多記的,找過數後,笑眉便和雜貨店結好處,笑眉有大好處,而雜貨店也可從中取利。事情既然已經揭發,何秀峰只是罰她將騙過的錢吐出,並不施責,原來何秀峰最寵愛的就是這個二奶。

這件事過後不足一個月,阿喜就啞了。

蘇笑眉當家後,首先就辭去老工人,說是為了節省用費,要四個媳婦打理家務,她制定一個家法,如果偷懶或工作不力,便用藤條對待,媳婦已經是入門媳婦了,是少奶身份,有時被鞭打之後,又要罰跪,事情又變化到媳婦外家來問罪,要稟上官府,蘇笑眉氣焰才收斂。

街坊鄰裏,不時聽到何家發生事故,事情沒有一件不與蘇笑眉有關的,最大的一件事,是蘇笑眉毒啞了阿喜的事,何秀峰認為家醜不外揚,一力掩護蘇笑眉。

二少奶與大少奶情如姐妹,而她們又受過二奶奶的折磨。

當二少奶聽到賣法術的人說:“惡人自有惡人磨”這句說話之後,突然起了一些想像,她想,何秀峰在河南很有勢力,官府也奈何不得,蘇笑眉的橫行霸道,憑公道是爭不來的,他想到利用應天龍的大法。

第二日早上,二少奶帶了香上海幢寺,看見應天龍坐在石階上,他招引二少奶到寺的僻處,“女士,昨日你說的太籠統,子安在你可以說清楚了,你想我施法的對像是什麼人?”

二少奶說:“是我的二家姑。”

接著,二少奶把她的二家姑的事說了一遍。

應天龍說:“我有玄天法,可以使人一百日內魂魄離體而亡,不過這是玄天法的絕技。我想,你的二家姑,罪不至死吧!”

二少奶說:“她死有餘辜。”

應天龍搖頭:“你二家姑最大罪行,是毒啞婢女,婢女枉屈難伸,她最大的罪,不過如此吧。”

二少奶說:“如果大師你肯施法,令她得到應得的果報,我願出報酬。”

應天龍問:“有多少報酬?”

“願奉大師五十元。”

應天龍說:“好吧,你吧你的二奶奶生辰八字都拿來,我自有處置。”

一連幾日,二少奶都上海幢寺。

第三日,應天龍紮了一個半尺高的小草人,小草人穿上一套整齊的女服,草人的口插上了一支鐵釘。

應天龍對二少奶說:“這個草人便是你二家姑的代身,我已經做了分魂法事,這草人已經有魂魄在內,但玄天法要一百日才能生效,你需將草人,放在一處地方,日日念咒語,依咒語念十遍,念足一百日,便有奇效。”

應天龍打開包袱,取出一本手抄書,從裏面抽出一張紙來,上寫有七個字,應天龍教她念:“你要念足一百日,自然見效,我現在要去賣藝了,一百日後,我會再來海幢寺。”

二少奶與大少奶密議,將草人放在一隱蔽處,二少奶日日念咒語。

何家是開兩臺大棚飯的,幾房的婢女,都要站立伺候。

那一日是午飯的時候,啞女為二奶奶添飯時,一不小心,把飯碗跌在地上。

蘇笑眉怒容滿面,到壁上拿起藤鞭來,“你這死妹釘,做事這麼不小心,跪下來!”

阿喜惶恐的跪在地上,“二奶奶,我下次不敢了!”

阿喜突然開聲,全堂人都大吃一驚。

蘇笑眉拿起藤鞭打在阿喜身上,“打,呀,呀,呀。。。。。”

蘇笑眉自覺她不能說話了,放下藤鞭,圍著飯臺,呀,呀的叫,引得全堂人都笑!

蘇笑眉作手勢,指指阿喜,又指指自己!

阿喜爬起來了,“二奶奶,我斟一杯茶給你潤潤喉吧!”

阿喜的聲音,有如她未啞前那麼嬌脆。

但是蘇笑眉是啞了!

這時,正是二少奶念咒的一百日,這奇跡難以令人相信的,當阿喜的聲再度出現之時,而蘇笑眉的聲音卻消失了,就好像阿喜將她的啞傳給蘇笑眉似的。

何秀峰急忙叫醫生來,醫生說蘇笑眉中風,失金,聲線已閉,不能復原了。

大少奶二少奶兩個人上海幢寺找應天龍,應天龍沒有在海幢寺出現。

大約在一個月後,報紙登載一段江西的新聞,大意是說,南昌捕獲一個白蓮教餘孽應天龍,在南昌放流言惑眾,查明此人是白蓮教餘孽,因此予以槍決。

應天龍是白蓮教的餘黨?無人能知,只知道他經常出現在市鎮賣藝。

當二少奶求應天龍用邪術治死蘇笑眉時,應天龍說有罪多少還多少,因此,他只用他的所謂玄天術,將蘇笑眉的真氣,送給阿喜,結果,阿喜得氣,回復了聲音,而蘇笑眉就失了那一口氣而啞。

應天龍死後,沒有什麼有關於奇門遁甲的傳說,應天龍是不是白蓮教最後一個傳人,沒有人考究了.
返回列表